《淫男亂女 (1-925章)作者:笨蛋英子》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淫男亂女 (1-925章)作者:笨蛋英子- 第2251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園∪媚鍰蚰錟,脚d 液鋈灰饈兜澆裉於霾輝諛,突葔呢一阵讘n崴傘D鎪盜,女人哉N簧暇鴕Ю,今虜棠我葴愭想炽^溝椎椎納弦換亍?br />   “’你娘不在啊,咋整?‘”’那我們慢慢弄,等她!f完,我冷不丁的生出一股子蠻力,竟抱著慶生滾了一圈,翻到了慶生身上,努了粉紅的嘴唇噴著熱氣,小雞啄米樣地在慶生身上來來回回地親。
  “慶生舒舒服服地躺在那里,手捧了我的頭,順勢往下面推。我便順著慶生的身子從上到下地親了下來,停在慶生的大腿中間。那一根棒槌似的雞巴青筋暴跳地豎在那里,像亂糟糟雜草叢中豎起的一根旗桿。我似乎被這個東西晃了眼,一雙水汪汪的媚眼瞇成了一條縫兒,迷離的眼神散亂卻又熱烈。雙手顫顫地捧了它,湊到嘴邊,伸了粉嫩的舌頭輕輕地觸了一下,卻又像是被燙著了,瞬間又縮了回去。不一會兒,卻又伸出來,仍是謹小慎微地舔一下,又回去”來來回回地這樣試探了半天,突然像下定了決心一般,口一張,雞巴’滋溜‘一下便被我吞進了半截。
  “慶生冷不丁地好似被電打了,’啊‘地一聲兒,身子不由自主地彈了一下!α藨c生,不舒服?‘可能慶生的反應過于激烈,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么,忙不迭地問!薄娣娣,接著弄!‘慶生剛享受了一下,忙不住口地催。我于是又把一張俏臉埋下,認認真真地開始對付著慶生的雞巴。我畢竟生澀,口含得緊,兩排牙齒不時地會在慶生稚嫩敏感的地方劃過,每每這時,慶生總會有些不適,但隨即而來的卻更多的是一陣陣瘙癢快活。慶生忍不住連聲地悶哼,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的下體看,看自己黑黝黝泛著亮光兒的雞巴在我的嘴里進進出出。時不時的,我還會學著慶生的樣子,把雞巴吐出來,抬頭問:’舒服么?‘慶生連忙點頭。我又問:’我騷么?‘慶生急忙說:’騷!‘我還問:’喜歡么?‘慶生接著點頭。于是我更是賣力,人來瘋一樣,把慶生的雞巴當成了一根舍不得吃凈的冰棍兒,上上下下輾轉反側地舔了吸,吸完了又舔,’吐魯吐魯‘地聲音在寂靜的屋子里竟是分外刺耳。
  “正當我弓個身子趴在慶生下面忘情地舔吸之時,一絲清新陰冷的風吹了進來,慶生下意識地瞥向門邊,卻見草草掩住的門竟微微啟開了一條縫兒,一張緋紅妖嬈的臉半隱半現,眼睛瞪得溜圓,緊緊地盯進來。慶生嚇了一跳,仔細看去,分明是我娘!蔽夷锘貋碛猩弦粫䞍毫。剛剛和大腳嬸表面上親親熱熱地扯著閑篇兒,那心卻早就隨著慶生飛回了家,屁股更像是坐在了麥芒上。好不容易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又心不在焉地和大腳說上幾句,匆匆忙忙地抬腿就要走。臨走時,大腳還在戲謔地笑話她:這時候回去是要去聽墻角?我娘忙說不回家,要去前街二嬸家拿篩面的蘿。話雖這樣說,出了門看前后無人,捯著碎步閃身就進了自家的院子。
  “進了屋側耳去聽,那東廂房里果然熱鬧非凡。有慶生呼哧呼哧地喘氣聲,還有我纏纏綿綿地婉轉低吟,不時地兩人還在竊竊私語。娘忙湊過去,輕推了門,順著縫隙往里瞅。正看見我撅著屁股趴在慶生身上,下身還穿著薄薄地襯褲,上身地小衫卻松松地敞著,露了半個白生生的膀子。慶生卻脫得光光,一根漲得通紅的東西觸目驚心地立在那里,在我娘眼里,竟像根兒饞死人的肉腸子!蔽夷锸懿坏眠@些,立時就覺得血往上涌心如鹿撞,連步子都邁得有些輕輕飄飄了,那大腿之間熱烘烘地泛起了潮氣,又像是被葦子苗兒掃了一下,說不出地瘙癢。
  “慶生張口要叫,我娘忙豎起手指擋在嘴邊讓他禁聲,然后躡手躡腳的進來,卻蹲在了炕頭,眼前正是我鼓鼓悠悠翹在那里的屁股!睉c生偷摸地一笑,憋著嘴看我娘要干些啥。
  “我當時并不知道娘進來了,還在聚精會神地把玩著慶生的雞巴,越弄越是情不自禁,三兩下把自己的褂子扯下扔在一邊,又拽了被胡亂地搭在兩個人身上,自己卻只蓋了一半,剩下個屁股仍露在外面。像個受驚的鴕鳥,顧了頭卻顧不了腚,被子里的腦袋在慶生的下身上上下下地動。那慶生倒時不時地像被咬到了痛處,間或地一抽一抽,臉上卻看不到一絲的難受,滿面的銷魂模樣兒,一聲聲哼叫伴著粗重地喘息,說不出地歡暢!蔽夷锔鞘懿涣,憋了很久的邪火一股股地往上拱,便再也忍不住,猛地站起來著急麻慌地解著棉襖地扣子。上衣還沒脫下來任它敞著,那手卻又性急地去解腰帶。棉褲襯褲加上褲頭兒本是層層疊疊套著的,竟讓她三下并作兩下一把就褪了個干凈,兩條光腿剛從褲管里抽出來,旋風一樣扭身就上了炕。嘴里還跌跌地念叨著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身子卻已經鉆進了被子,捧了慶生的臉伸了舌頭不管不顧地就親了上去。
  “我正弄的起性,黑不隆咚地卻看見一條白花花的大腿從旁邊伸了進來,嚇得我猛地撩開了被,一眼竟看見了我,也不知道啥時候上來的,正和慶生兩個人摟做一團親得滋滋有聲!蔽覐堉粡垵窈鹾醯淖旖辛艘宦;’娘!‘,娘卻來不及招呼,只是伸了手沖我揮了兩下,那意思是讓我繼續,她自己卻仍舊和慶生你來我往地碾壓著。
  “我索性不去管了,又縮回被里,埋了頭把慶生的雞巴重新放在嘴里,耳朵卻豎著,聽著外面的動靜!蹦悄飩z兒熱熱鬧鬧,哼哼唧唧的,娘地呻吟悠揚慶生地哼叫沉悶,一高一低交相輝映份外淫靡,聽得我越發地情不自禁,好幾次迷迷糊糊地差點一口把慶生的雞巴兒咬住。翹起的股溝之間也愈加潮潤,薄薄的襯褲慢慢地竟洇出了一塊濕漬。
  “漆黑的被窩里越來越熱,悶成了葫蘆,窩粗重地喘息間幾乎窒息,索性一把掀開被子,一邊張了嘴吞咽著一邊抬眼看著娘和慶生。兩個人卻已經松開,娘正托著松松軟軟地奶子,晃蕩著棗一樣兒的奶頭送到慶生嘴邊。慶生立時像個餓極了的娃娃,張嘴就銜上了,鼓了腮幫子嘬得用力,把個娘弄得’啊‘地一聲兒,身子哆嗦個不停!蔽铱丛谘劾,忽地就覺得自己一下子沒來由得饑渴,下身就像爬進了螞蟻癢得不行。忙吐了口里的東西,伸手到自己兩腿之間,隔了褲子扣扣索索地捻了起來,卻越捻越是搔癢。慶生躺在那里好像覺察了,身子挺了兩下,豎在那里的雞巴晃晃悠悠地點頭,我忙又一把攥住,囫圇地吃進嘴里,另一只手就把自己的襯褲褪下來。
  “娘一只手托著奶子讓慶生親著,哆哆嗦嗦地看見我脫著衣服,忙掉了身子,倒掛著一對吊鐘似的奶子垂在慶生頭上,臉卻朝著我的方向,伸手去拽我。我嘴卻舍不得放開吞著的雞巴,只好蹭著往這邊挪轉著身子,然后蹁腿上來跨坐在慶生胸脯上,還沒坐穩,屁股蛋兒卻被我娘兩手托住了,捧到了自己的嘴邊。還沒等我醒過悶兒,濕乎乎熱烘烘地私處便被娘的舌頭卷住,像送到嘴邊的一碗熱湯面,踢哩吐嚕地連湯帶水上下地舔了起來。我’嗷‘地一嗓子,暢快地恨不得蹦了起來,嘴里早沒功夫含著慶生,只剩下一聲緊似一聲地叫喚。那身子伏在上面酥軟的沒了力氣,一下子趴在了慶生的兩腿之間,屁股卻被娘托著仍高高地翹著!睉c生躺在下面看了個真著,我兩腿之間毛發稀疏,那條屄縫越發顯得粉嫩肥白,兩片肉唇隱隱地翻出來,淅淅瀝瀝粘著白沫,又被我娘靈活的舌尖掃了,牽牽扯扯閃著光亮。我娘的舌頭恰如一條肉蟲,在我的屄縫中捻磨著,一會兒從上到下地滑過來一會兒卻又探進半截蜻蜓點水般在洞口掠過,那洞口處便被引出越來越多的汁水,堆積著緩緩地漫成晶晶盈盈的一汪白漿。
  “我的聲音幾乎變成了哭腔,嗚嗚咽咽地喊著:’娘啊娘啊‘卻更用力地把屁股撅著,努力地送到娘嘴邊!蹦锾蛞粫䞍罕銌柹弦痪洌骸篼,得勁么?‘我便嘶啞著嗓子’嗯嗯嗯‘地點頭。我娘又問慶生:’慶生,大麗騷么?‘慶生揉著我娘的奶子也’嗯嗯嗯‘地點頭。于是娘更賣力地在我屄上舔著,卻伸了手指豎在慶生眼前,顫著音兒問他:’慶生,看姨的指頭,像啥?像雞巴么?‘慶生哪里還容得去想像還是不像,只會點頭應承。我娘卻已經撤了嘴,把指頭捻向了我濕淋淋的屄縫,在陰門處挖了一抹白漿,又輕輕緩緩地在屄縫處揉著,揉到屄縫上端的地方卻停住了。那里有一粒肉丘,紅紅地腫脹著,我娘的手指便在上面碾壓。
  “我像突然地被誰掐了一把嫩肉,筋骨也像被突然拽了,上身一下子彈了起來,一個姿勢就那么僵在了那里,口里的一聲’娘!‘竟叫得撕心裂肺。我娘卻并不停手,繼續捻得飛快。此時的我,幾乎要瘋了,不住口地哼著喊著,看似煎熬卻還是把個屁股死死地撅在那里,竟是舍不得離開半分!睉c生看得眼熱,伸了手死死地抓住我娘的奶子,揉搓了一會兒卻還嫌不過癮,又開始往上托我娘的身子。我娘順著慶生的那股勁,一點一點地把身子往上拔,慶生的手也順勢滑下來,撫摸著我娘微微隆起的肚子,又往下觸到郁郁蔥蔥的一叢毛發。最后我娘便跨坐在了慶生的頭上,兩股分得開開,黑黢黢毛茸茸的下身豁然晾在慶生眼前,慶生稍一探頭便含了個滿滿實實,稍一停頓便’吸溜吸溜‘地舔了起來。
  “這一下差點讓我娘把持不住,幾乎一個趔趄趴在我翹在眼前的屁股上,忙手忙腳亂地撐住,嘴里還是忍不住地哼了起來。而我正爽快地沒夠兒,見娘突然地停了,忙連聲地催:’快!快!別停!‘我娘急忙定住神兒,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把手指又放到了我的屄上,這次卻不再捻了,直接就捅了進去,一根蔥一樣的指頭立時沒了半截兒,杵得我’呀‘地一聲兒,嘴里卻叫了聲好:’對!對!就這樣兒!就這樣兒!別停,別停啊娘‘”我娘卻喊了慶生來看,’看啊慶生,姨的指頭像個雞巴么?姨用指頭肏呢?‘慶生忙縮了頭看,正看見我娘豎了指頭在我那滑滑膩膩地屄縫中進進出出,那指頭上裹了一層黏黏糊糊,抽出來亮閃閃的像糊了一手的香油,每一次抽動便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倒真像個男人的雞巴在肏屄,只是更細一點卻有著另一種異樣的刺激。
  “慶生情不自禁地喘息加重,嘴里念叨著:’肏啊,肏啊,肏這個騷屄!‘我娘啪地一聲,在我的屁股上摑了一掌說:’聽見了么?慶生讓娘肏呢,肏你這個騷屄!‘說完,動作越發迅疾,把個我弄得叫成了一串兒,上身軟軟地伏在慶生的腿上,雙手卻環過來,扒著自己的屁股,把那條縫兒敞得更開,似乎是讓慶生看得更加清楚一樣!薄H吧肏吧我就是騷屄!讓你們肏!我是個小騷屄娘啊是個老騷屄肏吧,可勁兒地肏 ‘說著說著,我竟是越說越是興奮,最后那聲音竟和著暢快地叫聲連成了一串,突然冷不丁地又高了起來,’不行了!不行了!來了!來了!來了啊‘嘴里還沒喊完,卻好像再也無法承受這一連串地刺激,整個身子一下子就癱軟了下去,像甩上了岸的一條鯰魚,大口地喘著粗氣卻還在不時地抽搐。
  “我娘見我泄了身子,自己也有些難以抑制,渾身的邪火燒得得越來越旺,一邊沉了身子把個下身仍放在慶生口邊磨著,一邊拉扯著我。此刻我也知道該怎么作,就愣是拼了最后的一點子力氣,把自己軟軟地身子從慶生身上翻下來。慶生那根剛剛還被我掩在身子下面的雞巴,立刻卜卜愣愣地甩出來,昂揚地立在那里,像根兒迎風搖曳得蒲棒,孤孤零零卻讓人心驚膽顫!蔽夷锪r眼前一亮,’哎呦!‘一聲兒說了句,’我的寶貝兒!‘往前匍匐著爬了幾下,讓那根雞巴從自己的身子下碾過,也來不及再去掉轉身子,聳著個肥嘟嘟的屁股背對著慶生,一只手從自己的胯下伸過來扶住了,對準了自己的騷屄就往下坐
  “’滋溜‘一下,慶生眼瞅著自己的雞巴就像棍子捅進了長蟲窩,熱烘烘地連根帶梢兒吞了個沒頭沒尾,舒服得慶生就像凍了三天冷不丁喝了口酸辣湯,從骨頭縫兒里都透著一股子暢快。我娘更別說,一身豐腴的白肉像打了擺子,扒著炕沿顫顫微微地就是個哆嗦,卻還沒忘了抽動,豐滿的屁股停了一下就鼓鼓悠悠地蠕動了起來,一時間,肉和肉撞在一起的’啪啪‘聲想個不停,中間卻還夾雜著巧姨早已岔了音兒地歡叫!逼讨,娘就高潮了,這次是我親眼所見,娘的屄里竟然往外噴水,當時還以為娘被慶生肏失禁了呢,等大了之后才知道那叫潮吹。在娘噴水的同時,慶生也射精了。我也不到哪來的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海王捕鱼外挂辅助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