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欲望作者:可可松餅》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黑色欲望作者:可可松餅- 第7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于是好歹還是給個答案吧!最少派代表出來表個態神馬的……不然我就直接按著心情胡搞了……
  =======================
  “居然被男人操的尿出來么?你到底是有多淫 蕩?”秦頌踢了踢沾著高遠排泄物的大腿。高遠正空洞著眼睛,不停的喘息著,似乎聽不見秦頌的問話。
  真的賤的像狗一樣,高遠眼睛的余光看見鏡子里的自己,心想。
  秦頌扯著高遠的頭發,將人拖到浴室,用水管仔仔細細沖洗了一遍,卻發現高遠體內的春藥又發作了,因為雙腿不能并攏,只能拼命夾著屁股扭動,勃起的肉莖貼著地板的防滑瓷磚摩擦著,企圖緩解在身體里流竄的難耐。
  “把屁股掰開我看看”秦頌踢了踢高遠微微撅起的屁股。
  被肆無忌憚的抽插捅得鮮紅的穴口,隨著高遠粗重的呼吸翳翳開合。直銷一眼,就能將里面紅艷艷的媚肉看得清清楚楚。秦頌彎腰對著合不攏的洞口吹了口氣,惹來高遠一陣銷魂的嗚咽。
  待高遠不再發出嗚咽,秦頌拍了拍傷痕累累的臀瓣:“你也累了,我們不妨都休息一下吧”說罷也不管高遠怎樣拼命的張開縮緊后穴以抵御腸道里難耐的麻癢,拽住極短的頸繩把高遠牽到角落一張不起眼的桌子上。
  “上去”雖然秦頌給了簡短的命令,高遠還是盯著那桌子發愣,難道是讓自己坐在桌子上?因為被捆綁的關系,爬上一張一米多高的桌子,對于高遠來說竟然成了一項艱難的任務。
  好在秦頌并不急著催促,只是饒有興味的看著高遠撅著屁股笨拙的往桌子上攀爬。將精神全部集中在爬桌子的高遠,沒有顧忌身后被操弄得大開的洞口,之前被秦頌射進去的濁液此刻順著大腿滑了出來。不久高遠發覺了從身后溢出的東西,羞愧的想伸手去擦,卻被秦頌攔住。
  “主人賞你的東西,要好好存著的,這一次我幫你,下次再流出來就會有懲罰”秦頌伸手將在高遠大腿上蔓延的濁液悉數收集起來,重新抹進高遠的后穴。高遠拼命縮緊了身后,可是又要爬桌子,又要顧忌腸子里的麻癢,一個不防還是讓秦頌剛送進去的東西流了出來。
  秦頌一鞭子抽在高遠的下體上,跟之前的鞭痕交錯纏繞在高遠的下身,疼得高遠連嗚咽都發不出來,只握著拳頭,趴在桌子上瑟縮。
  踢了踢高遠還在攀爬的腿,秦頌冷笑:“既然你不想休息,咱們不妨玩個游戲”
  一把將高遠提在桌子上,抓住高遠扣著皮環的手鎖在項圈上,又將帶著分腿器的膝蓋跟手腕扣在一起。高遠仰面朝天看著天花板,覺得自己像一直被掀翻了的王八,或者連王八都不如,最少王八是可以撥動四肢的,可自己一驚被鎖死了。
  “我們玩的游戲叫不許動,規則很簡單,就是不能動”秦頌趴在高遠耳邊耐心的解釋著:“懲罰也很簡單,我知道你腸子癢得很,如果你一個小時之內沒有動,我就親自給你止癢,如果你動了……我前幾日新買了只狼狗,最近……正發情呢”。
  伸手按了按高遠合不攏的洞口,秦頌走到小柜子前挑了個黑色的兩頭的矽膠陽 具,上面粗大的顆?雌饋砗苁菄樔,不知道摸到了哪個開關,粗大的東西竟然瘋狂的轉動起來,只一眼就嚇壞了高遠,若是被那東西插進來,就算是鐵腸子也會被絞爛吧,盡管那里癢得厲害,可是這東西……
  想到這里高遠的眼睛里不由的帶著哀求,可秦頌卻連看都沒看他一眼,握著正瘋狂扭動的東西,直接戳進了他身后,瘋狂的假陽 具在體內橫沖直撞,高遠一抬眼甚至能看見自己的肚子被戳的一動一動。
  “還沒結束”秦頌輕飄飄的聲音,音色溫和悅耳卻是高遠這輩子都不想聽見的聲音。只見秦頌不知從哪兒摸出一根細細的麻繩,捏住高遠左腳的腳趾細細纏上綁。骸奥犝f古人有痔瘡都會用繩子將大腳趾纏住,你被我操了那么多次,應該也會長痔瘡吧。這樣也算給你治病呢”說罷竟捏著細細的麻繩在高遠半硬的肉莖上纏了兩圈,又將肉莖后面軟軟的肉球也捆住,才綁上右腳的腳趾。也就是說此刻只要高遠兩腿略微一動,都會扯動細嫩的肉莖。


  ☆、第二課 欲望。9)群P人獸.慎

  高遠開始拼命在心里問候秦頌的各路祖宗,雖然無濟于事,但是這種阿Q一樣的想法,能讓他心里和身體都好過一些。
  當然,目前來說只要高遠不罵出口,秦頌是不會去在意這些的,何況,高遠的嘴依舊被巨大的口球塞著,根本不可能說話。
  將高遠的右腳趾也縛住之后,麻繩還剩了一些,秦頌捏著多出來的繩子,苦惱狀的戳了戳高遠的臉:“多出來這么多怎么辦呢?”高遠此刻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頂住他胸膛的肉莖,根本就沒想秦頌又想怎樣,結果等他發現的時候,多出的繩子已經繞著被穿過環的乳蕾綁了起來。
  高遠看著自己的被捆得結結實實的模樣,心里暗嘲,果然是不許動,都被綁成這樣了,怎么動?想著想著,忍不住要冷笑,胸口的顫動竟蔓延到腳趾,在他發現要完蛋的一瞬間,帶著粗糙的麻繩的腳丫一動,撕心裂肺的疼痛從肉莖傳來,粗糙的麻繩幾乎要將他割斷,高遠一陣痛苦的嗚咽。
  “動了一次了!”秦頌冷冷道:“再有一次我就送你去伺候狼狗”高遠看著秦頌冷冷的眸子嗚咽出聲表示自己知道了。接著秦頌在縛著高遠的下體的繩子上掛了一個小鈴鐺,意思很明顯,哪怕是輕微的顫動,就算躲得過肉眼,也是躲不過鈴鐺的。
  原以為秦頌會玩弄自己讓自己顫動,還獲得更多的懲罰,可一我意外的是秦頌根本就沒再看他,只在縛著下體的繩子上掛了一個小鈴鐺,意思很明顯,哪怕是輕微的顫動,就算躲得過肉眼,也是躲不過鈴鐺的,接著便放了透明的紗帳將他隔在角落里,轉身出去打了個電話。
  高遠的注意力全都在像炸彈一樣掛在身上的鈴鐺上,沒有留意秦頌電話里說了什么。
  掛了電話,秦頌走進紗帳,對高遠說:“游戲時間太長,請你看場好戲吧。不必擔心被看見,這紗帳里面看外面清清楚楚,外面看里面則是一片模糊的!
  不一會,有幾個赤裸的孩子爬了進來,每一步的爬動都伴著叮叮當當的響聲,想來是也帶著項圈的。
  “主人”高遠看見有一個孩子趴在秦頌腳下,抬頭空洞洞的叫秦頌。
  秦頌摸了摸那孩子的腦袋,又看了看趴在地上的其他孩子們,沖一個跪在后面的指了指:“你過來伺候”
  那被點到的孩子不快不慢爬了出來,跟之前趴在秦頌腳下的孩子交換了位置。
  接著那被點招的孩子抬頭隔著皮質長褲,用臉蹭了蹭秦頌的下身,然后伸出艷紅的舌頭隔著衣服舔弄著。秦頌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紗帳里的高遠,輕輕一笑。
  頓時高遠火冒三丈,他知道秦頌是在嘲笑他剛才拙劣的勾引,可這一生氣不打緊,胸口劇烈起伏竟然晃響了鈴鐺,雖然之后輕巧的兩下,聽在高遠耳朵里不亞于一個炸雷,連忙抬頭看秦頌,發現他正舒服的陷進沙發里,垂著眼睛享受服務。似乎沒有察覺,高遠終于開始慢慢吐那提在心頭的一口氣,誰知剛吐了一半就聽見秦頌說話,嚇得他又是一顫,掛在身上的鈴鐺果然又響了兩聲。卻聽秦頌道:“你們又有了什么新節目?揀一個小時能結束的,不妨演來看看”
  “是”清脆的聲音一齊響起,聽得出全是年輕男孩子,高遠心中冷笑:這是當自己是皇帝么?一群嬪妃伺候著?一時竟忘了自己的不堪處境。
  只見那一群孩子訓練有素的散開,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開始互相糾纏,離高遠最近的數目稍多,五個,四人散開圍繞著一個趴跪著的孩子逗弄,有兩個人趴在那那孩子身后對著那穴掏弄舔舐,一個躺在地上將那孩子被縛著的肉莖含在嘴里吸吮,還有一個掏出一樣被縛著的肉棒塞進那孩子嘴里。在看周圍,有人呈69互相親吻著對方身下那處,還有的是一個趴著另一個從后面抱著前一個的屁股一個勁的舔,一霎時整個屋子全是情欲的味道,那些男孩子雖然情動,卻無一人浪叫呻吟,全都是壓抑著聲音低低的喘息著。
  在看秦頌,那男孩子正用牙齒拉開他褲子的拉鏈,瞬間彈跳出的東西是跟秦頌白瓷般的皮膚完全不符合的紫黑。果然是用得太多了么?真不怕鐵杵磨成針!高遠惡毒的想著,可是目光卻沒有離開那東西。只見那男孩子腦袋微抬,竟將兒臂粗的東西整個吃進喉嚨,不一會兒有細細的血絲順著那孩子的嘴角流了出來。
  高遠看得一愣,難道那孩子居然威武的將秦頌的那東西咬爛了不成?可抬眼看了看秦頌,依舊是一副享受模樣,細看才發現竟是秦頌那物太大,生生將那孩子嘴角撐裂了。


  ☆、第二課 欲望。10)有人群P人獸?慎

  紗帳外的一片淫靡看得高遠瞠目結舌,一個不慎又晃響了鈴鐺,周圍全是壓抑的低喘,高遠因為會跟前幾次一樣沒有被發現,一抬頭卻看見秦頌如星的眸子正淡淡的看著自己這邊,高遠心下一涼。
  高遠連忙將眼睛轉開卻剛好看見那一組的五個人此刻變了姿勢,之前被人舔舐后穴的那個,此刻被擠在中間,有兩人一前一后一起將鎖著銅環的挺立捅進了進去,血紅的一節腸子隨著兩根不停搗插的肉棒時進時出,血珠順著交合的縫隙流到大腿上,另外兩個人處在最外面,正抱住雙雙進出的兩人狠命抽插著,進出的洞口也是蜿蜒著血絲。
  轉眼又看了其他不同姿勢交合的幾對,受入的那個后穴都是淌著血的,這是高遠才發現那些人竟然沒有用潤滑劑。想到這里不由倒抽了口涼氣,這一抽又晃響了鈴鐺。
  秦頌抄起桌上的被子沖高遠所處的角落扔了過來,細致如玉的杯子狠狠碎裂在地上,四散開來的瓷片有不少劃在那些正媾 和的人們身上,很多人瞬間血流如注,那些人卻像絲毫都感覺不到痛楚一樣,抽插扭動的動作竟沒有一絲停頓。
  一鞭抽在就近的一個奴隸身上,秦頌冷冷道:“去把狼狗牽過來”那正按著別人抽插的奴隸毫不猶豫的拔出肉莖爬出了房間,仿佛剛才只是在幫人撓癢,而不是在跟人歡好。
  高遠此刻心里除了絕望還是絕望,被扣在頸邊的雙手拼命的扣向了自己的脖子,想試著能不能掐死自己,可設計項圈的人不知是不是知道這個問題,他的手別說扣住脖子,連用指甲碰觸頸動脈都做不到,只惹得鈴鐺又一陣響動。
  這時門被打卡,那個牽著狼狗的奴隸爬了進來,將嘴里叼著的拴著狼狗的繩子遞給秦頌后趴在原地一動不動,直到秦頌踢了踢他的屁股說:“去吧”那人才慢慢爬回了之前的位置按住被插到一半的屁股繼續捅起來。
  狼狗進門后很乖順的蹲在秦頌旁邊,時不時伸腿撓一撓自己的頭,或者低頭舔一舔自己的下體。高遠此刻渾身打顫,絕望像冷水一樣澆得他透心涼。只是顫抖的閉著眼睛等到死期的到來。
  高遠抖著身子等了半天,卻只等來秦頌的一聲低喘,他知道那是什么聲音,之前幾次秦頌要射的時候都會發出這種聲音。有些懷疑的張開眼,果然看見秦頌連看都沒看他,正抱著之前舔舐他的那個男孩子的腦袋使勁抽插,幾下之后,秦頌一顫,然后慢慢將扣在身下的腦袋放開,想是射出來了。果然見那男孩子喉頭一動,似乎咽了什么東西下去,伸出舌頭細細的將秦頌的依舊硬挺的東西舔得干干凈凈,才退了一步重新跪在秦頌腳下。
  秦頌抬腳踩了踩那孩子的半硬的下身,漫不經心的指著狼狗道:“去吧”
  那孩子看了狼狗一眼,稍微向狗動了動,終是害怕,沒有過去。突然一聲慘叫,秦頌一鞭抽在身上,帶出一道血痕,高遠看了看那鞭子,跟之前抽打自己的不一樣,上面多了一些明晃晃的鱗片狀的東西。
  秦頌隨手指了兩個人:“你們去幫他,伺候不好集體受罰”
  那兩人顫抖著上前牽過大狗,一人引誘那狗臥下,露出柔軟的肚子,另一人一手按住那男孩的腦袋湊到狗肚子上,另一手戳進了男孩子的后穴,引得那男孩一聲低叫,剛好含住狗肚子上的肉鞘。
  發現那狗不是準備給自己的,高遠忍不住松了一口氣,心中有些同情那個男孩子,又有些僥幸被按在狗胯下的不是自己。
  秦頌垂著睫毛看著正認命的含著狗陰 莖舔弄的男孩子,聽見紗帳里頭的高遠不知道又干了什么弄響了鈴鐺,不禁輕笑,自己的奴隸必定是嚇壞了。
  正圍著狗轉的仨男孩子見秦頌陰沉沈的笑,以為秦頌不耐煩了,全都嚇了一跳。那趴在狗肚皮上的男孩子此刻再不敢怠慢,照著之?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海王捕鱼外挂辅助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