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欲望作者:可可松餅》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黑色欲望作者:可可松餅- 第15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TAT兩千字從下午四點寫到晚上十點半……估計在寫手里也算是個奇葩了……卡文什么的最討厭了~~~


 。10鮮幣)第四課 服從。13)

  原本劇被異物撐的鼓脹的入口被人用力按壓,酸脹的感覺夾雜著詭異的快感沿著脊柱直達腦后。
  “嗯…恩啊……”忍了幾忍高遠終于還是沒忍住,呻吟出聲。秦頌的眸子里閃過一道了然,收了手指,拍了拍高遠的屁股,指著另外一面墻道:“去,把手銬也摘下來給我!
  高遠如先前一樣,一路呻吟著爬到了秦頌指定的位置,剛要抬手摘下,卻被秦頌喝。骸安辉S用手摘”
  聞聲,高遠抬頭看了看掛在墻上的手銬,心中一陣顫抖。那東西本來就掛得不低,秦頌此時不允許他用手,那么……
  那么只能用嘴叼下來。何況那手銬的高度,根本就不是高遠用力抬頭可以夠到的。分腿器的皮帶剛好將膝蓋的彎曲幅度固定住,如果想摘下手銬,那么只有像討好作揖的狗一樣靠著墻壁,慢慢彎著膝蓋起身,才能摘下。就算自己已經如此服從,舍棄了羞恥和自尊,秦頌還是有辦法讓自己更加不堪。
  高遠仰著脖子看了手銬好一會兒,遲遲不動。這次秦頌卻不像之前那樣等待,而是起身走到之前端給高遠的餐盤前,踢了踢餐盤:“菜要涼了,如果錯過了就只有等明天了!
  “不………”高遠發出一聲輕而短的驚呼,立即抬手扶著墻壁起了身,可還沒站穩便呻吟一聲,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原來是那固定在分腿器上的男物,之前因為是趴著的,那東西只進入了一些,堵在入口處,并未深入很多,方才高遠有了大動作,那東西隨著高遠的動作,深入了許多,粗礪的表面猛地摩擦過柔軟的內部,讓高遠一時有些難以適應,兩腿一軟,便栽倒在地。
  借著起身的時候,高遠偷偷看了看秦頌的臉,竟然沒有他以為的嘲諷和譏笑,相反的是秦頌滿臉平靜,看著高遠的目光仿佛在看一個學步的孩子。此時高遠一直紛亂的心竟然靜了下來,扶著墻一點點起身,咬住覆著毛皮的手銬摘了下來,一路銜到秦頌手中。
  接過手銬,秦頌并未多說什么,只是依舊撫摸了高遠的頭以示嘉許,然后拉過高遠的雙手按在背后,用手銬牢牢扣住之后,滿意的看著馴服的高遠,指了指房子中央的餐盤,輕聲道:“去吧”
  高遠沉默的望向秦頌,沒有焦距的眸子看起來黑沉沉的,像兩灘死水。秦頌感知到高遠眼神,揚起黑曜石般的眼睛跟高遠遙遙對視著,直到高遠躲開眼光,慢慢爬向餐盤。
  手被拷在身后的跪姿,讓高遠連最基本的保持平衡都很難做到,只能搖晃著赤裸的身子,企圖找一個自身的平衡點,可這并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一個不慎,高遠臉朝地板一頭栽了下去,完全是一個標準的狗吃屎的模樣。
  屁股向上高高撅著,之前插入體內的棒子,因為身體的大幅度動作,掉了出來,沾著濕淋淋的腸液,啪嗒一聲拍在高遠屁股上。保持著臉著地的姿勢,高遠停在原地一動不動。等著秦頌的嗤聲恥笑。
  許久過去,四周卻是依舊一片安靜,高遠悄悄回頭,卻發現秦頌的目光正專注的盯著手上不知道哪里來的皮鞭,甚至連余光都未曾掃他一下。感覺到高遠的目光,這次秦頌沒有回頭,只是保持著專注鞭柄的姿態,聲音不急不緩:“把東西放回去,你還有半個小時”。
  高遠掙扎著扣在背后的手,摸索著握到那根掉出來的東西,用力仰起脊背,想將穴口湊近手指,好將棒子送進身體。因為無法看見身后的情形,高遠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將棒子的頂端送入洞口,抬起臀部猛地一坐,隨著一聲難以自抑的呻吟,用力過猛的高遠將整根粗長的棍子納進體內。
  “你還有二十分鐘”不知何時秦頌已經放下了手中東西,正饒有興致的欣賞高遠的窘迫。饑腸轆轆的高遠聞聲,連忙起身,再不顧什么羞恥禮儀,將臉埋進餐盤稀里糊涂的吃了起來。
  被這不雅聲音驚動的秦頌,垂著著睫毛轉向高遠,再度張開的眼睛里全是不屑和鄙夷:“難道你從小就沒學過用餐的禮儀么?”
  高遠慢慢停下了進食,沾著滿臉的食物盯著餐盤,一時有些不知所措,回頭見秦頌只是訓斥一聲沒了下文,才又低頭繼續吃飯,只是吃東西的速度和動作都放輕緩了許多。
  “主、主人,我吃完了!备哌h沾著滿臉的食物跪在秦頌面前,低著頭,滿臉通紅的不敢跟秦頌對視。
  “去把餐盤放在門口,等下我叫傭人上來取”。閉目養神的秦頌看都沒看高遠一眼,隨意吩咐了下去。
  高遠沉默著轉身回去,用舌頭將餐盤抬起,用牙齒咬住,將舔得光明如鏡的盤子放到了門口,放下盤子的瞬間,高遠的下巴發出哢吧的聲響,一陣劇痛從下巴傳來,逼得高遠兩眼含淚,卻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秦頌聞聲起身,走向高遠,俯下身看了看高遠的側臉,輕聲道:“下巴掉了”說著伸出冰涼柔軟的手指,握住高遠的下巴,略一施力,又是哢嗒一聲,將高遠的下巴復回原位,立即轉身離開。
  高遠隔著被疼出的兩眼淚水,模模糊糊的看著秦頌優雅的背影,無論是及腰的長發還是修長的身材,無一不透出柔和的美感,只是……只是這樣的外表跟他的內心卻是毫不相稱。
  “愣著干什么,過來!庇质悄禽p飄飄的沒有重心的語調。仿佛遠在天邊,聽起來又盡在咫尺。高遠順從的一步步向秦頌行去,隨著行走在體內進出的棒子,讓高遠依然無法適應,才走了一半,就兩腿一軟,趴在地上。
  秦頌保持了以往的耐心,交疊起長腿,悠然的等待奴隸的到來。
  抬起高遠的臉,秦頌從桌上抽出一張濕巾,輕輕給高遠擦了擦,還沒等高遠抬頭表達感激之情,便指了指自己被皮褲緊緊勾勒的胯間:“舔!


 。12鮮幣)第四課 服從(14)

  空曠的房間墻壁上,陳列著各種詭異的器具,遠遠看去一片森然。屋子當中坐著一位長發的青年,全身被上好的皮革衣物,將青年的身材緊緊勾勒,全身的每一絲線條都流暢優雅到無可挑剔,刺眼的白熾燈光照在衣服上,反射出一片耀眼光芒。
  沿著青年的指尖往下看,是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結實的身體上每一道肌肉的紋理都清晰可見,輪廓分明的下巴此刻被青年托在指尖上,角度剛好對準青年的胯間,沒有重音的聲音聽起來柔和飄渺,卻帶著不容置疑的威懾力:“張嘴,舔”
  高遠盯著秦頌的褲襠,眼眸里閃過一絲難堪。放大在眼前的,被勾勒得完美的堪稱上帝杰作的腰胯,放在尋常人看來本身就是一道美味。只是,眼前勾人心魄的美景對于高遠來說,除了給他增加更多的難看和羞恥,再無其他。
  才略一遲疑,下巴上的力度就加了幾分,高遠連忙張開尚裂著口子的嘴唇,貼在秦頌的皮革衣褲上,鼻腔里滿是淡淡的皮革味道,隔著緊繃的褲子,嘴唇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被覆蓋的大團肉塊。
  看著在眼前放大的皮質紋理,高遠難堪的閉上了眼,心中一橫,張開口,隔著衣褲將已經漸漸顯出形狀的凸起用嘴含住,伸出舌頭在頂端按壓一陣之后,張開牙齒,虛咬住莖身在口中輕噬。
  “呵啊……”秦頌修長的柔軟的手指緊緊抓住高遠的頭發,發出一聲滿意的嘆息,挺動腰胯將自己更加湊向高遠:“呃哈……你做的很好!鼻仨炚f著探出另一只手,揀起高遠的一粒乳尖在指縫間揉捏捻磨。
  “唔嗯……”高遠敏感的身子隨著秦頌的動作一陣扭動,酸麻的快感沿著脊背傳到腰間和下腹,膝蓋一軟,整個人坐在地上,腿間的棒子全部戳進體內,頂得高遠的內臟縮成一團,一陣干嘔,可之前連續高潮過的肉莖竟然又挺立起來。
  垂著眼瞼看了看被高遠含得濕漉漉的褲襠,秦頌的唇角滿意的微勾了一下,又繼續漫不經心的將高遠的乳尖重新捏在指間揉搓:“這里還是帶些東西才好”說著又是一陣重重的揉搓。
  再也支撐不住的高遠全身一緊癱倒在地,竟不顧肚子被矽膠的棒子戳進,只是躺在地上緊繃著身子全身抽搐著呻吟了幾聲后,竟然又射了出來。高遠的身體因為過度的高潮,早已不堪,稀薄的精水,看起來像是水一般,秦頌抿了抿嘴,起身快走兩步,從角柜上拾起一個黑色絨盒后轉身走了回來,重新坐下。
  “高潮雖然舒服,但是太多對身體沒有好處,賞你這個吧”秦頌說著將盒子打開,數道耀眼的光芒瞬間從盒子射出,刺眼的光芒照的高遠連忙別過臉躲開。
  “恩!”一陣微刺的冰涼從乳尖傳來,然后又是一陣讓人想歇斯底里的跳起大叫的疼痛,一顆碩大的水滴狀的水晶石,正掛在他的胸口搖搖晃晃的撕扯著他的乳尖。秦頌伸手撥了撥水晶石,又是一陣撕扯的疼,之前被穿過的洞口被扯得變了形,墜成狹長的模樣。
  秦頌微涼的指尖從高遠的喉頭沿著胸線劃下,繞著乳暈轉了個圈:“有的奴隸的乳頭經過訓練后,可以掛上兩公斤的東西,你要慢慢適應啊,萬一將來給你掛了鎖鏈,你一不小心把乳頭扯掉就不好了!陛p松平常的話聽在高遠耳中,是一陣麻木的絕望,他的生活早已經被眼前的人折騰得變了樣。
  在絕望里疼痛,在疼痛里期盼,在期盼里依賴疼痛,因為依賴疼痛,漸漸開始敬畏眼前的男人。
  根本沒有理會高遠出神的秦頌,從盒子里拿起另外一個也照法子掛在了高遠胸前,剔透的大塊水晶在高遠胸前映出一片白光。
  “下面就是重點了!鼻仨瀼暮凶永锢鲆粭l細如發絲的銀白鏈子,小心翼翼的將鏈子一端分別穿過高遠乳尖的墜飾后,才將另一端從盒子里扯了出來,是一個環扣,那形狀高遠十分清楚。
  果然只聽啪嗒一聲,那環扣鎖在了圓潤飽滿的頂端下面,兩塊比乳尖上的裝飾還要大的水晶石懸掛在下面,隨著肉莖的晃動發出啪啪的碰撞聲,乳尖跟肉莖被銀鏈連著,動作稍微一大,便三處互相撕扯,又是一陣銷魂蝕骨的疼痛。
  秦頌伸出手尖在高遠尚鼓脹著的頂端小口上按了按,又用指尖一陣刮騷:“這樣就不會再射了,對身體也有好處。起來吧!歪在地上,像一灘爛肉一樣!
  “嗚啊……”高遠伏在地板上發出嗚咽的哀聲后,用肩膀抵住地板,艱難的想靠著腰力起身,可哪有那么容易。
  橫在腿間的棒子原本就頂在身體伸出,高遠這樣折著腰起身,不僅緊繃的內部將棒子吸的結結實實,來回晃動的身體也只能讓東西在體內越進越深。乳尖跟下身又都被鏈子連著,動作稍微一大,撕裂的疼痛便刺激得高遠兩眼發黑。
  冷眼看著高遠艱難的起身,秦頌重新指了指自己胯間:“過來,繼續舔”
  敏感處全都處于極度刺激的高遠,此刻腦袋混混深沉的,秦頌的每一句話聽起來都像是從好幾公里外傳來一樣,此番竟然花了很久時間才理解了秦頌的意思,連忙起身將臉貼在秦頌胯間,伸出舌頭,對著還帶著自己之前舔舐過的水漬的地方舔了過去。
  “唔……把褲子放開吧!鼻仨炑鲋眢w,閉著眼睛,全身放松的躺在椅子里,開始享受高遠的伺候。
  牙咬住褲子的拉鏈,高遠微微用力,秦頌的褲子被猛的打開,已然蓄勢勃發的肉莖啪得彈了出來,拍在高遠臉上,留下一聲清脆的聲音,像是一個耳光。高遠深深吸了口氣,想平復自己的情緒,卻吸得滿腹都是雄性濃烈的侵略氣味。
  “哈……”秦頌輕舒了一口氣,手往前一探,攔住高遠的腦袋,按在自己胯下,暗示意味明顯,卻沒有說話。
  高遠閉著眼睛,將腦子放空成空白,張嘴將秦頌的熾熱整個含進嘴里,跟秦頌身材毫不相配的粗長穿過高遠的喉頭插進食道,惹得高遠不停的干嘔,口水眼淚和鼻涕順著眼角口唇流了下來,劇烈的窒息感讓他條件反射的想起身,卻被秦頌微微用力,牢牢按在胯間。
  痙攣的喉頭發出陣陣嗆咳,高遠甚至連嗚咽聲都難以發出,此時秦頌卻如翔云端,熾熱的粗大被緊致涼滑的口腔緊緊束縛,喉頭卡在飽滿的頂端下面,隨著高遠的干嘔,抽搐按摩著秦頌的熱鐵。


 。12鮮幣)第四課 服從。15)

  “唔嗯”秦頌將高遠的頭顱定死在自己胯間,晃動腰部,開始在高遠的嘴里來回抽插,速度越來越快,頻臨窒息極致的高遠,憑著本能開始拼命掙扎,卻被秦頌輕而易舉的制住,繼續在高遠嘴里恣意抽插,不知過了多久,秦頌的抽動速度開始越來越快,終于一個挺身,大團的濁液從體內噴薄而出,?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海王捕鱼外挂辅助器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