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誘惑》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桃色誘惑- 第14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牧焦芍,开是v諉災醒罷夷橇槳晏一ā?br />
劉梅的很美,稀疏的體毛成了白花花鹽堿地上的風景點綴,在這片風景中,他看到了兩條高高隆起的紅色的山巖壁壘,夾著一條深深的山谷,中間開出了兩瓣鮮艷的桃花,桃花沾露,滴啦啦地流淌著瓊漿玉液,他去吻那玉液,入口是酸酸的味道,他用舌尖舔起那花瓣,花瓣堅挺起來,如美麗的耳輪,又如鮮紅的雞冠,非常動人,他便猛吸起來。吸著吃著,劉梅便全身顫抖起來,在沙發上扭動身子,兩股用力夾住,把管征鶴的頭夾在中間,有些不好透氣。

劉梅這使勁一夾,身體里突然有了一種感覺,覺得有一股控制不住,便自然地流下來。

管征鶴也覺口中的味兒變了樣,抬起頭來一看,劉梅行經了……—— 

第一卷 朱蕾的花開時節 第二十二章 捉奸在床

管征鶴這次趁成逸云去鄉衛生院開會,在朱蕾家**之后,很想躺到天亮再走,卻不知道這個時候,別人正在算計著他。

成逸云聰明一世,糊涂一時,他到底不是在官場上混的人,在情場上,他自稱有高招,可是他怎么也不知道官場上的水深水淺,他聽信了劉玉柱的話,輕易中了劉玉柱的借刀殺人之計,殺了別人,也殺得他自己渾身血光,弄得他后悔不已。

劉玉柱和成逸云私交多年,他在衛生院,劉玉柱在大隊混時從一個小八旗開始混,一路從村民組長,到輔導會計,到副村長,村長到大隊支書,都和他哥兒們來往,吃吃喝喝在一起,什么話都說,連搞過的女人身體有什么不同,叫聲有什么不一樣,都能交流,但他還是不了解劉玉柱的心核。這次劉玉柱在和他談到管征鶴時,他們因為有共同的看法,劉玉柱是讓管征鶴奪了權,搶了劉梅,成逸云是讓他搶了老婆,兩人殊途同歸了一個恨字。便想把管征鶴拉下馬,這個大方向是一致的,可是找不出進攻的缺口,劉玉柱見他對管征鶴的恨主要是奪妻,劉玉柱便想拎拎成逸云的受害程度,說,聽說你是先占了他的老婆楊雅婷,后他才搞了你的老婆朱蕾,一報還一報,你恨從何來?

成逸云說,這個你說的也是,本來我并不那么恨他,我們男人都不是好東西,你得到人家的女人,就心安,人家勾走你老婆,就心不安?也不是這樣,女人是肥肉,能占上,沒本領守住自家的田地,只能讓別人種,這也沒什么不服?不過我們玩女人,都是作戲,女人愿意玩,男人也愿意享受,不要當真,床上說的話不能算數,下床走人,不要生出情感來。生出情感來,女的心就不是你的了,那可是件傷心的事,留在皮肉上的東西,一洗干凈,刻在心上的疤痕永遠去不了。

劉玉柱說,照你這一說,朱蕾和管征鶴上心了?

成逸云說,可不是嗎?他偷偷地陪朱蕾去了一次南京娘家,回來就換了一個人。朱蕾再和我干那事,已經一點沒感覺了,我知道她的心給了管征鶴,這就**了。

劉玉柱說,那你打算怎么作?

成逸云說,我不想離婚,朱蕾這樣的人破了也沒處找,而且我們又有孩子,我又想收回她的心,就在這沒辦法呢!

劉玉柱說,那你抓住他一次,當面教訓了,他到底是要臉的人,明白了,怕就斷了,以后天長日久,你再哄哄老婆,自然就回心轉意了。

成逸云就是聽信了劉玉柱的話,才和劉玉柱一起捉奸的,劉玉柱還推托了一回說,這事別人插不得手,還是你自己一個人干吧。

成逸云說,我怕一時狡辯不過他,女人又不定不包庇他,所以有你在場做個見證,我們是多年兄弟了,你當然不會把我的丑事說出去。

就這樣,他和劉玉柱搭成協議,才設計了個開會的騙局,引管征鶴走入他的圈套。

半夜的時候,管征鶴正擁著朱蕾的光身子睡得正香,成逸云便開門進來了,把他們倆在床上抓了個正著。

管征鶴爬起來,來不及穿衣服奪門就要走,卻被成逸云堵住了,成逸云給了他一個響嘴吧,也沒有為難他,讓他當場寫個保證,再也不來勾引他老婆了。管征鶴是個聰明人,什么話他都能說出口,但就是不肯留下筆墨,那是白紙黑字,一輩子抓在成逸云手中,就是把柄兒。

這個時候,朱蕾才穿上衣服起來,她求成逸云放了他,要打要殺,對她來,是她勾引了管征鶴。

一聽朱蕾還順著管征鶴,成逸云便更生氣了,一定不能放過管征鶴,非要他留下字據來,兩人就僵持在屋子里。

這個時候,劉玉柱就一直沒進屋,他知道火候正好,便撥打110,不到二十分鐘,警察來到了,這讓成逸云和管征鶴都大吃一驚。

成逸云想讓管征鶴低頭,就是因為這個起因。說來話長,如果談到根源,是他先勾引了楊雅婷,傳出去也好,上公家也好,他也不算是好人,他只想管征鶴當然面給他說句話,做一回小人,打下他的張狂,也就算了,不想到劉玉柱把事弄大了。

警察一來,便要做筆錄口供,還要備案,一時又說不明白,便把涉案人帶走了。

劉玉柱最終沒有現身,當他打完電話時,就退走了,成逸云他們三人被帶回派出所,做了一夜的筆錄口供,天亮時回來。

這不是什么案子,派出所主要以調解為目的,但結果是兩敗俱傷,成逸云的女人朱蕾半夜同野男人宿床的桃色新聞不翼而走,成逸云一點面子也沒有了,管征鶴被鄉政府記過,還要免去他的職務,這事正中劉玉柱的目標。

劉玉柱自以為使了一手高招,其結果又事與愿違。

一方面他把多年的好友成逸云給得罪了,另一方面管征鶴卻又在一個星期化險為夷,照常上班下班,這讓劉玉柱大惑不解。

在關鍵的時候,夫妻因為休戚與共,還是楊雅婷救了管征鶴。

當管征鶴的案子懸而未決的時候,楊雅婷生氣歸生氣,當出面想辦法還是出面想辦法,她便去找了鄭國濤。

鄭國濤現在是鄉長了,管征鶴的事,他一直沒表態,所以才一直拖延下來,鄭國濤就有一種預見,他就感到管征鶴的女人會來求他。

鄭國濤知道楊雅婷不喜歡他人,只喜歡他手中的權力。這也難怪,他這樣五十多歲的人了,一個胖老頭子,要人樣沒人樣,要功夫沒功夫,哪個青年婦女喜歡他?他只和楊雅婷有過一次之歡,楊雅婷那身體便讓他永遠忘不了,以后他下鄉去楊家橋,不止一次地去楊雅婷家,可楊雅婷就是不給他方便。

那次楊雅婷一個人在家,鄭國濤坐在當間的沙發上打盹,楊雅婷要給他鋪床,讓他到自己的床上去睡。

鄭國濤說,管書記出去參觀了,你陪我一起睡?

楊雅婷不惱他,笑著說,我很想陪鄭鄉長,只是這大白天,說來人就來人,我脫不下衣服,沒這個膽量。

鄭國濤說,管書記是個很有前途的人,你可要支持他!

楊雅婷說,我一個婦道人怎么支持他?

鄭國濤說,你那次不是支持過一回嘛……鄭國濤就看著她色迷迷地笑,等楊雅婷的反應。

楊雅婷沒有說什么,把被子放好在床上,說,先不說這個,只要鄭鄉長支持我們管征鶴的工作,面包會有的……

鄭國濤一把摟過楊雅的腰,就去抄她的**,說,我今天就要你這兩個白面包!

楊雅婷知道不能強硬拒絕,要給他好下臺,便說讓我去把院門關上,可是她一去沒回來……

這次管征鶴又出問題了,他便在等待著吃楊雅婷的那兩個面包,面包終于送上門來了。

那天,鄭國濤又下鄉來,察看夏收情況,站在田頭上和估產的人說話,楊雅婷走到他身邊說,唷,鄭鄉長,這么熱的天連草帽也沒戴,中午去我家喝綠豆粥?

鄭國濤一語雙關說,我還想到你家吃面包呢!

楊雅婷說,今天剛好**蛋糕,和面包一樣,你去還能趕上新鮮的。

鄭國濤說,管書記在家嗎?讓他陪我喝啤酒,我不要吃綠豆粥了,我腎衰,夏天也不上火。

楊雅婷說那真不巧,他去老表家借脫粒機了,中午不回來,沒人陪你喝啤酒。

鄭國濤心里有數了,說,那就去你家吃蛋糕,到時別說蛋糕又沒有了?

楊雅婷說,怎么會呢,說有一定有……

別人聽不懂,幾個村干部一定要留鄭鄉長吃中飯,鄭國濤說,你們忙去吧,我哪也不去,就去她家喝碗綠豆粥,好打個盹,我累死了,這鬼天氣……—— 

第一卷 朱蕾的花開時節 第二十三章 楊雅婷的白饅頭

鄭國濤是個土八路出身,算起來也真的不容易,十八歲時,和管征鶴一起開始在大隊混,做了團支書,因為那時識字的人不多,他有初中文化,便一步步混上來了,搞農業學大寨那會兒,他在大隊很能緊跟形勢,他挺信奉人的因素第一,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他帶領社員戰天斗地,他不信虎頭山能出郭鳳蓮,他的大隊鄭家灣就不能出個鄭國濤?終于如愿似嘗,七二年他被吸吶到公社革委會,做了抓農業的副主任,從此鯉魚跳龍門,成了國家正式干部。

回憶起自己的人生,鄭國濤還是挺滿意的,出身三代農民,到自己這輩子,卻進了仕途,官雖不大,但是在小天地里,也說一不二過,這知足啊,真讓他吃什么都香……只是有一點他尚不滿足,就是自己的妻子不夠理想,他妻子尚倩,當年結婚時也不能說與已不匹配,尚倩是村里有名的美人,十五歲學手藝,十八歲成了周圍有名的裁縫。人長得跟西施差不多,面如月,腰如柳,言語如鶯啼,十分可人。

尚倩是鄰村美人,那時候,鄭國濤被抽調到那大隊搞運動。有一次他的衣服被剮破了,該大隊的主任帶他到尚倩那里去縫,他一眼看到尚倩坐在縫紉機上縫鞋口,低頭凝眉的樣子,他的靈魂就出了竅,還是第一次見到鄉下有如此的美人。

他通過打聽,知道尚倩是軍婚,一下子泄了氣,可是他泄氣歸泄氣,還是敢往她家跑,常常去找尚倩縫些東西,有一次尚倩問他,鄭書記,您還沒娶媳婦吧?

鄭國濤很奇怪地問,你怎么知道?

尚倩說,我就看出來……后來她就不往下說。鄭國濤心想,我沒娶媳婦,一個姑娘能看出來?從哪看出來?為這個問題他盤算了好幾天,他終于明白了,是尚倩感覺到,感覺到他喜歡她,一個小伙子,不會無緣無故在喜歡一個大姑娘,那肯定就是沒娶媳婦了,如果有媳婦怎么會三心二意呢?

鄭國濤想,如果自己猜得不錯的話,她對那門軍婚一定不滿意,要是滿意了,哪有心思又去猜別人有沒有對象呢?這一想,又給了鄭國濤一個希望。

終于有一天,尚倩開口了,說,我哪有對象,只是一個表哥參軍時我送過他,別人就那么說……

這話太明白不過的了,是提醒鄭國濤尚倩喜歡他,于是鄭國濤開始進攻。鄉下那些老油子二厘五干部告訴他,姑娘下手要猛,小媳婦下手要哄,這一猛一哄是什么意思呢?噢,那些混蛋指的是勾引女人,對小媳婦你要先哄好了,如果來硬的,她會哭哭啼啼鬧出去,不好收場,因為她不會顧及聲譽,而大姑娘只要你強把瓜摘下,啃過一口,啃破皮了,她就不會說出去,因為她圖及名聲,還要嫁人!這些指的占有婚外女人方法?墒窃趺茨苡糜谡剳賽勰!真是狗嘴里掏不出象牙!

于是鄭國濤便和尚倩進行了馬拉松式的戀愛。但也只限在一年之內,一年結束,他就調回本大隊卻主持支書工作了,所以他必須在一年內把尚倩搞定。

其實尚倩何嘗不想早早定下來?只是姑娘害羞,說什么都點點頭,點多了,就等于沒點,讓鄭國濤以為是敷衍他。于是他準備測試一下她的程度,想不到這一測試,成功了,讓他喜悅,也讓他后悔一輩子。

那是一個中午,天很熱,他來到尚倩家,尚倩在房里午睡,因睡熟,什么也不知道,躺在床上,只穿一個低領衫,和一件大襠褲頭,大半個身體白花花地躺在床上,那高高挺起的**,和兩條雪白的大腿,讓鄭國濤看了直咽唾沫。

他輕輕退出來,又在門口看看有沒有人經過,走回來,鼓足勇氣,一頭撲上去拉下了尚倩的大褲頭,便看到了雪白的肚皮下那毛茸茸的大黑花朵。

尚倩被嚇醒了,驚叫一聲,見是鄭國濤,竟然一動沒有動,他便三下五除二,在尚倩一聲叫喚中,他進了她的身體,流了一灘血之后,從此尚倩就成了他的終身老婆。

說來很匹配是吧?不匹配!尚倩雖然如西施,卻不識字,不識字永遠使一個女人達不到一個高度,外表的美麗,只能滿足男人的最低要求,擁有了就會一天天談化外表美麗的份量。

后來,鄭國濤步步高升,他才大開眼界,多少有才有貌有文化的姑娘,追過他,卻讓尚倩占了空間,鄭國濤好后悔,他可不能離婚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海王捕鱼外挂辅助器软件